163书库 > 都市小说 > 我是星主 > 第182章 那就缘尽于此吧【六千字章节】

第182章 那就缘尽于此吧【六千字章节】

小说:我是星主作者:断桥残雪更新时间 : 2021-01-26
第182章 那就缘尽于此吧【六千字章节】
邵依霜刚刚出了门,便看到秦正凡正朝院长办公室走来。
邵依霜见状脸色就越发阴沉难看,大步朝秦正凡迎去。
两人在过道中间碰面。
邵依霜咬着牙,低声道:“去我办公室再说!”
秦正凡见邵依霜脸色难看,看自己的目光如同刀子一样,哪里还不明白她的心意?
虽然这早已经在意料之中,但秦正凡心里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滋味。
他是多么希望邵依霜能公正一回。
哪怕不公正,态度放缓一些,能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是不对的,不是为人师表应该做的,秦正凡都愿意不跟她计较。
但很显然,邵依霜根本不会有这样的认识。
在她看来,秦正凡就应该逆来顺受,就应该无条件服从。
秦正凡看着邵依霜冷冷的背影,目光也渐渐有些冷了下来,跟着她往楼下走。
既然他们这段师生缘分尽于此,那就缘尽于此吧!
魏承锐见邵依霜一开口,秦正凡就乖乖跟着她往回走,而且看邵依霜的表情显然很恼火秦正凡,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禁有些幸灾乐祸。
这件事,邵依霜之前确实是交代过他,得了便宜之后就不要再招惹秦正凡了,所以秦正凡为了两位实习生的事情闹起来,魏承锐心里还是有点发虚的。
但现在邵依霜是这个态度,魏承锐心里就笃定了。
秦正凡再牛还能牛得过导师吗?尤其在这个要毕业,要找工作的节骨眼,敢跟导师叫板,简直就是找死!
“说吧,什么事情?”进了办公室,邵依霜往大班桌后面的靠背椅上一坐,一脸严厉地盯着秦正凡质问道。
“跟着我参与重金属富集这个项目的两位本科生今年要毕业找工作,她们想在简历上写上这个项目实习报告,但魏承锐不肯给他们写,并且还诬蔑说前期的数据问题出在她们的疏忽上面。”秦正凡神色平静地回道。
“啪!”邵依霜闻言当场就拿起桌上的一叠资料重重往大班桌上一摔,指着秦正凡骂道:“就为了这屁点大的事情,你就要闹到院长那里去?秦正凡你很牛啊,你今年还想不想毕业的?你的论文还想不想通过的?”
“就是,这种事情竟然要闹到院长那里去,你有……”魏承锐见邵依霜发飙,拍桌子,甚至还提到了论文和毕业的事情,心里不禁大爽,忍不住插话道。
“闭嘴,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没你说话的份!”秦正凡猛地扭头,双目冰冷如刀地望向魏承锐,一股恐怖的气势直接对着他席卷而去。
只是瞬间,魏承锐便感到整个人仿若被一头无比凶猛威严的猛兽给盯住了一般,额头冷汗直冒,脸色苍白,后面的话硬生生给吞了回去。
秦正凡斥喝了魏承锐之后,这才重新转过头,然后走到邵依霜的大班桌面前,双手撑在桌上,双目居高临下地盯着邵依霜,道:“邵依霜你太让我失望了!这个重金属富集项目,我做了多少事情你心里没数吗?项目报告没有我的名字,论文没有我的名字,我有说什么没有?没有!”
“但是,我也是为人师表,我的学生辛辛苦苦帮我做试验,现在要找工作了,需要一份实习报告,魏承锐不给,而且还诬蔑她们,对我而言那就是天大的事情!这事我不会忍!”
“现在你不去责备魏承锐这种恶劣的行径,反倒跟我说这对你而言就只是屁点大的事情!甚至还要因为这事情不让我毕业,不给我论文通过?看来这些对你而言也只是屁点大的事情!”
“你这算什么导师!你根本不配为人师表!要不是看在你曾经当过我导师的份上,我真想甩你一巴掌!”
“你好自为之吧!”
说罢,秦正凡转身就走。
“你,你给我站住!”邵依霜做梦也没想到,秦正凡竟然敢跟她这样说话,气得浑身都颤抖个不停,再次一拍桌子,整个人都站了起来,指着秦正凡骂道。
“邵依霜,你在我心里已经不是我导师,你没资格叫我站住!”秦正凡头也没有回地说道。
“秦正凡,你目无师长,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今年你不仅休想毕业,而且我还会让学院开除你!”邵依霜气急败坏道。
“你不配跟我提师长两个字!”秦正凡冷冷扔下一句话,然后出了办公室。
离开了邵依霜的办公室,秦正凡先去了一趟实验室,对正心神不宁的孟绮兰和何雅晴,说道:“把手头的事情整理一下,以后这个试验你们不用再做下去了。”
“为什么?”孟绮兰和何雅晴一脸意外地问道。
“这是邵依霜的项目,我以后不会再跟她做任何项目。”秦正凡淡淡回道。
“啊,老师您跟邵教授闹翻了,是因为我们的缘故吗?”两人闻言大吃一惊,接着眼眶都有些红了,心里一阵自责。
她们做梦也没想到,秦正凡会为了她们这点事情,跟邵依霜闹起来。
“这件事你们没有错,是学院和老师亏欠了你们,你们不必自责,而且这样也好,我也算是了了一件心事。”秦正凡冲两人勉强笑了笑,说道。
“可是老师的博士论文还有……”
“放心吧,你们又不是没见过老师的威风,凭邵依霜还卡不了我的博士论文!至于你们的实习报告,你们放心,你们实习期间表现优秀,后来交上来的总结报告也写得很好。邵依霜和魏承锐这边不给你们写,不给你们推荐,那也没必要再跟他们纠结了,我会给你们写实习报告,然后找一位学术界的前辈和我联名签字,这样你的实习报告就有分量了。”秦正凡说道。
“老师,不用这么……”两人连忙道。
“这是你们应该得的,也是老师应该做的,好了,你们收拾一下吧,接下来好好找工作。工作的事情,老师是不会帮你们直接落实的,但你们以后要是有遇到什么困难,别忘了还有老师在。”秦正凡打断了两人,交代了一番之后离开了实验室。
离开实验室,秦正凡又返回了大办公室,把东西收拾了一番之后直接走人。
大办公室里的人感受到秦正凡强大的气场,没人敢吭声,直到秦正凡离开之后,办公室里的人才“嗡”地一下,再次炸了开来。
“完了,这回秦博士毕业彻底无望了!”
“没听到刚才老板办公室里传出来的声音吗?这回秦博士别说毕业无望,恐怕都有可能被开除啊!”
“老板不至于这么狠吧!穷山村里出来一个博士很不容易的!”
“老板两个字什么意思你不懂吗?”林老师说道。
办公室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沉重,包括钱皓和崔初夏。
他们其实并不希望看到秦正凡和邵依霜闹翻,结果还是闹翻了,而且关键是邵依霜如果要不问是非,一条路黑到底,他们真不知道强强碰撞,结果会是什么样?
秦正凡离开了学院大楼之后,给大哥鲁文渊拨打了电话。
鲁文渊如今不仅已经成功改修大力山岳诀,而且改修功法之后,有了两粒蕴阳丹相助和加上这些日子的修行,终于踏入了采灵五层,成为采灵中期的玄门术士,不仅如此,他的法力品质明显要比以前雄浑有力。
整个人身体都比以前要精神健壮了不少。
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鲁文渊一接到秦正凡的电话,便是一阵朗爽的笑声:“哈哈,正凡难得你会想到给我这个老头子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学校这边估计需要你出个面,否则我明年就没法毕业了。”秦正凡说道。
“你毕业不了?开什么玩笑!你的学术水平那绝对是超一流的,如果不是你非要去永桐大学,又不要我插手,我早就要去跟程兴那边打声招呼,让他无论如何都要把你留下来,直接破格给你当教授都没有一点问题。”鲁文渊闻言不禁一阵惊讶错愕。
他是环境科学这一领域的学术前辈,而秦正凡也是搞这一块的,兄弟两凑到一起,有时候自然要难免谈论起环境科学这一块。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鲁文渊学识渊博,在环境科学这一块更是大周国的权威人物,在国际上都享有很高的声望,跟秦正凡一交谈,他便知道自己这位四弟看起来年轻,实际上在学术方面造诣很深。
事后,鲁文渊也特意查找了秦正凡这些年发表过的论文,发现每一篇都很严谨,观点也很独到有前瞻性,水平很高。
现在秦正凡竟然说他毕不了业,鲁文渊如何能不意外惊讶?
“这不关学术的问题,而是我跟邵依霜闹翻了。”秦正凡尽量以平淡的语气说道。
但鲁文渊什么人,而且他现在又是秦正凡的结义大哥,私底下四兄弟隔一段时间总要聚一聚,对秦正凡的为人秉性,鲁文渊自然很清楚,而且鲁文渊也知道,秦正凡之所以要到大学任教,除了喜欢学校的氛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父母亲也是老师的缘故。
这样的人,要说他不尊重导师,做出“欺师灭祖”的事情,打死鲁文渊都不相信。
既然秦正凡不是这样的人,现在他跟邵依霜闹翻,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邵依霜做了什么触犯了秦正凡底线的事情,他忍无可忍,这才跟她闹翻了。
鲁文渊不仅瞬间意识到这件事肯定是出在邵依霜身上,而且他还能从秦正凡平淡的语气中猜到他的内心此时肯定是很不平静甚至伤心难过。
“你别生气,也不要难过。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鲁文渊连忙说道,他没有问秦正凡具体什么事情,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去安慰他。
邵依霜算得了什么?秦正凡真要收拾她又哪里需要打电话给他,要他这位大哥出马?
“我在学校,你在学校吗?我去你那边吧。”秦正凡感受到鲁文渊话语中的关心紧张,心头微微一暖,心情稍好。
“我在家呢,你过来吧,我给你泡壶好茶。”鲁文渊回道。
“嗯。”秦正凡说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朝鲁文渊的家走去。
鲁文渊是老校长,在学校里有一栋独立带院子的老别墅。
鲁文渊老伴在前几年因为生病过世了,两个女儿在国外,他一个人独居。
好在学校里既清静又不乏人气,而且留在学校里,学识渊博的鲁文渊也能发挥一点余热。
所以虽然一个人独居,鲁文渊倒也不觉得寂寞无聊,女儿多次叫他去国外享清福,他都懒得去。
秦正凡还没到鲁文渊的房子,便远远看到头发已经半白的鲁文渊已经站在门口张望,心里不禁又是一暖。
“正凡,来来,去屋里坐。因为你不要我插手你在学校里的事情,所以你在学院里的事情,我都没去打听,担心过问多了,难免引起别人疑心,也担心知道多了,说不定就会忍不住去管一管。”
“但今天你一定要跟大哥我好好说一说你在学院里的事情,你的为人秉性,大哥心里一清二楚,你要不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肯定不会跟导师闹翻的。纵然闹翻了,你来找大哥,也说明你还是因为邵依霜导师身份的缘故留了余地的,否则以你的本事,邵依霜连在你面前站稳的资格都没有。”鲁文渊拉着秦正凡的手,一边进屋一边说道。
“到大哥这里来,我心情平静了许多。如今我已经跟她断了师生情谊,再说她也没意思。只是接下来学业和毕业的事情,我虽然手头也有几本证书,但真拿出来就有点威胁恐吓程院长的味道了,倒不是很好,还是大哥出面跟程院长打声招呼更合适一些。”秦正凡说道。
“行,你不想说那就不要说,我们兄弟两喝茶。”鲁文渊笑笑道,说着给秦正凡倒上茶,只是倒茶时,鲁文渊的眼眸深处闪烁着一抹寒光。
别看鲁文渊表面上儒雅温和,但他曾经能坐到校长的位置上,又岂是易于之辈?
秦正凡说起来要称呼他一声大哥,实际上两人的关系是亦兄亦师,其中秦正凡为师,他为兄。
现在秦正凡不愿意再提邵依霜的事情,但邵依霜要卡秦正凡毕业之事,鲁文渊作为秦正凡的兄长兼弟子学生,又岂会就此作罢?
这件事,秦正凡不提,不追究,他鲁文渊肯定是要调查清楚并追究到底的!
他鲁文渊的义弟兼老师又岂是别人能随便欺负的?而且还是南江大学!
“对了,你跟程院长打招呼时,顺道跟他提一下魏承锐,这人不仅没有多少学术水平而且道德品行还非常差,这种人要是把他留校,那就是误人子弟,也有损南江大学的名声。”秦正凡喝了几口茶之后,突然想起魏承锐,提了一句。
对秦正凡而言魏承锐只是一只苍蝇而已,实在叫得烦了也就是一巴掌的事情,他一直忍着魏承锐无非是因为邵依霜的缘故。
现在他跟邵依霜断了师生关系,魏承锐这个嗡嗡叫个不停的苍蝇自然好给拍掉了。
“我有数了。”鲁文渊点头道。
接下来,两兄弟边喝茶边闲聊,只字不提学院的事情。
对跟邵依霜断绝关系这一天,秦正凡本来也有些心理准备,跟鲁文渊喝了几杯茶,聊了一会儿天,秦正凡的心情很快也就恢复了平静。
“大哥,我先回去。学院那边这几天我就不去了,等你跟程院长谈妥,程院长做好安排之后我再过去。”秦正凡起身说道。
“行,你好好放松几天,学校这边你不用管,我来处理。”鲁文渊跟着起身道。
“嗯。”秦正凡点点头,自不会跟鲁文渊客气,也不会怀疑他的能力。
南江大学现任的几位领导不是他的学生就是他提拔上来的,程兴院长也是他带出来的学生,而且程兴当年家境贫困,还多亏了鲁文渊的资助才没有半途辍学,如今更是坐上了学院院长的位置。
可以说鲁文渊不仅是他的导师、提拔他的领导,而且还曾经对他有资助的恩情。
他这点事情,鲁文渊自然搞得定。
……
且说,秦正凡走后,邵依霜气得把桌上的资料一阵乱摔。
她素来强势,做事情说一不二,每个学生都怕她,她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
没想到秦正凡今天却这般跟她说话,这让邵依霜如何不愤怒?
“老师,您先别生气,跟这种穷山沟里出来,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也不值得生气。还是想想怎么把这家伙开除吧?”魏承锐见邵依霜大发雷霆,小心翼翼地说道,心里尽是兴奋和幸灾乐祸。
魏承锐这么一说,邵依霜倒是渐渐冷静了下来。
自己的博士生,身为导师邵依霜要卡他毕业并不难,把他踢出自己的学生名单也不难,但要把他开除出学校,这就很难了。
况且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邵依霜也心知肚明。当时魏承锐把结题报告写上来,上面没有秦正凡和两位实习生的名字,邵依霜虽然觉得有些不妥当,但还是默认,没有做什么调整。
因为邵依霜确实看秦正凡不顺眼,对去年那件事情还耿耿于怀,所以并不介意魏承锐这么干。
但现在发生了这种事情,真要把重金属项目这件事情拎出来讲,邵依霜肯定理亏,脸上也肯定没光彩,否则刚才秦正凡敢这么冲她说话,她早就直接上楼找程院长了,又何至于在办公室里发闷火。
说来说去,这事情邵依霜做得不光彩,而魏承锐这家伙更是蠢得跟猪一样,之前都已经把事情做到那个份上了,竟然还要踩上一脚,还要火山添油!
想到这里,邵依霜忍不住狠狠瞪了魏承锐一眼,至于她自己刚才没有一开始先责问魏承锐,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而是直接拍桌子,威胁要卡秦正凡的博士论文和毕业证,自然是直接无视了。
“老师,我以为只是两个实习生的事情,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跟吃了火药一样!不过,老师,这件事我是做得稍微有些过火了,但这家伙也确实没把您放在眼里,甚至心里肯定暗恨着您,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做。所以这种养不熟的白眼狼,您肯定要把他开除了。要不然一次两次被一个学生欺负到头上来,别人怎么看您啊?”魏承锐见邵依霜冲他瞪眼,心头吓了一跳,连忙说道。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但我最近正在争取副院长的位置,学校几位领导那边我都已经拜访过,他们还是比较支持我的,这件事真要闹大了是会有影响的!”邵依霜脸色铁青道。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件事您要忍下来,不仅其他要争副院长位置的教授会认为您软弱好欺负,气势会上来,学校领导那边也会认为您没能力,连学生都管不好镇不住的。”魏承锐说道。
“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但关键是这件事我们还是理亏的。”邵依霜本就是强势的女人,而且这一口气也绝对咽不下去,所以魏承锐这话一说,她略一琢磨,还是很认同。
“这简单,只要做好两位实习生的思想工作,让她们承认前期做试验确实疏忽,然后实习报告的事情,我现在就写好给她们,让她们接受了。这样到时候院领导问起,那就成了秦正凡无中生有,小题大做,故意闹事,而且目无师长,态度极为恶劣。对了,秦正凡还在办公室里打了我一巴掌,这件事办公室里的人都亲眼看到的。”魏承锐说道,说到最后一句话时,目中闪烁着刻骨的怨恨。
邵依霜闻言倒是有些意动,不过她终究还是一位强势骄傲,要脸面的女人,她可以直接把项目转到魏承锐的头上,她可以无视魏承锐不把秦正凡和两位实习生的名字挂上去,因为她认为自己是导师,她有权力这样做。
但要她逼两位实习生承认试验疏忽,又补上实习报告假装前期已经写好,这种事情邵依霜还是做不出来,认为是有辱她身份的事情。
“事实就是事实,你那样做,反倒会弄巧成拙,不过秦正凡打你一巴掌是真的吗?”邵依霜很快略过魏承锐前面的话,而是把关注点放在了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上。
 今天一章六千字章节更新完毕,谢谢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