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书库 > 言情小说 > 一品容华 > 876.第876章 番外之婆媳(四)

876.第876章 番外之婆媳(四)

小说:一品容华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更新时间 : 2021-01-25
第876章 番外之婆媳(四)
平日里他守在床榻边,时常被母亲指挥得团团转,几乎没有闲着的时候。到了夜间,母亲也时常将他叫醒。从来不顾他困不困累不累,折腾个没完没了。
现在,母亲竟然催他去歇着?
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不成!
郑清淮一愣,下意识地看向朱启瑄。
朱启瑄冲他眨眨眼。
郑清淮顿时明白了几分,心里陡然涌起一阵暖意。
母亲纵然再多不是,也是他的亲娘。这般折腾他,他心里焉能不气恼?只是,做儿子的不能忤逆不孝,母亲时时闹腾,他只能咬牙忍着。
还是妻子心疼他,不知用什么法子,为他出了口闷气。而且,母亲的态度也比原来好多了。
郑清淮略一思忖,便道:“我近来确实有些困倦。那我再去睡上一个时辰。”
晋宁侯夫人温和地嗯了一声。
郑清淮放了心,倒头继续睡。这一睡就是小半日。睡足了之后,只觉神清气爽,精神格外得好。
更令他高兴的,是儿子们一同来了医馆。
“爹!”
郑大郎郑二郎郑三郎齐齐地喊了一声,一同围拢过来。
郑清淮笑着应了,伸手拍了拍儿子们的头:“你们几个怎么来了?”
郑大郎笑着答道:“是紫苏嬷嬷送我们来的。我们兄弟三个好几日没见祖母了,今日来给祖母请安。”
这几年,夫妻两个日子过得辛苦,儿子们也没什么娇惯的毛病,被教导得十分懂事。虽说晋宁侯夫人迁怒之下不待见他们兄弟三个,不过,他们还是常来给晋宁侯夫人请安。
郑清淮颇为欣慰:“好,我这就带着你们前去。”
兄弟三个随父亲去见祖母。
走到门外,正好听到朱启瑄在冷嘲热讽:“……儿媳伺候婆婆吃饭,婆婆吃不下,想来是不愿见儿媳这张脸。只可惜,郑家是流放的罪臣,不能买人伺候。不然,儿媳倒是宁可掏私房银子,买两个丫鬟来,专门伺候婆婆衣食起居。也免得婆婆对着我心里不痛快……”
郑二郎郑三郎还小,郑大郎却是懂事之龄。听着这番话,心里暗暗解气。
祖母脾气坏,又偏心,往日总是责骂娘亲。时常派些脏活累活让娘亲做,等娘亲忙完了,饭菜早就凉了。
现在祖母病倒了,要娘亲日日伺候。娘亲也该出出心里这口恶气才是。
郑清淮也没出声。
父子四人很有默契地在门外等着。
……
过了许久,等门里的声音停了,郑清淮才抬手敲了敲门。
朱启瑄笑着来开门,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郑清淮和朱启瑄对视一眼,颇有默契地什么也没问,只笑着说道:“大郎他们来给祖母请安了。”
朱启瑄看着儿子们来了,心里也很是高兴,立刻招呼儿子们进屋子。
她和郑清淮轮流照顾病重的婆婆,过几日才去贺府一回。说起来,也有三天没见他们兄弟三个了。
“孙儿给祖母请安。”兄弟三个站成一排,一同拱手请安。
晋宁侯夫人刚被儿媳嘲讽得生了一肚子闷气,此时见了孙子们,神色倒是和缓了一些:“乖孙们都起身吧!”
兄弟三个一起应下,站直了身体。
郑大郎是长兄,照例是他代兄弟们张口:“祖母这几日可好些了?每日胃口如何?”
晋宁侯夫人慢慢说道:“好了一些。”
朱启瑄笑着接过话茬:“你们几个就放心吧!你们祖母胃口不错,一日三顿,每顿都能吃大半碗粥。身体也在日渐好转。如今扶着在床榻上坐上小半个时辰也无碍。或许,等过个一年半载,就能下榻走动了。”
不过,再怎么恢复,也不可能像常人那样。最多就是和杜提点差不多,每日被人扶着走动,衣食还是得有人照料。
晋宁侯夫人对郑大郎说道:“你们几个,可得好好读书习武。”
日后得了贺祈照拂,孩子们也能有个前程。
郑大郎恭敬地应道:“祖母放心。我和二弟每日都认真读书习武,从不敢懈怠。”
他们兄弟三个在贺府里住着,衣食用度和阿圆阿满兄弟一般无二。吃得好穿得暖,不受半点闲气。
闲话几句,朱启瑄便领着孩子们先离去。
郑清淮留下,陪在晋宁侯夫人身边。
晋宁侯夫人看着郑清淮,缓缓说道:“你这样照顾我,十分辛苦。不如让你兄长他们过来,轮流着照顾我,你也能轻省一些。”
对晋宁侯夫人来说,这么长的话说起来委实费力。
郑清淮听进耳中,脸上的笑容很快消失无踪:“这样的话,母亲还是少说为好。郑家被流放,按着朝堂律例,不能随意走动。这是其一。”
“其二,我不会为他们去求贺三。贺三已经帮了我们夫妻很多忙,我没那么厚的脸皮,央求他照顾郑家一大家子。”
“如果母亲想念他们,等过些日子,我就送母亲回去。”
晋宁侯夫人:“……”
郑清淮心中有气,说话时沉着一张脸:“表嫂也说了,母亲的病症,要常年静养。一直这么住在医馆里,占用着医馆的地方,确实不太合适。”
晋宁侯夫人一听这话急了。
住在医馆里,程锦容每日都能为她复诊施针。
如果回去了,程锦容怎么可能每日奔波?
眼见着她的病症有了起色,这时候要是回去了,岂不是前功尽弃了?还有什么比性命更要紧!这口气咽就咽了吧!
晋宁侯夫人不得不对着儿子低头:“我不回去。”
郑清淮看了亲娘一眼:“母亲想念大哥他们,还是回去吧!”
晋宁侯夫人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不想了。”
果然,在母亲心中,什么都不及她自己重要。
郑清淮扯了扯嘴角,目中闪过自嘲和唏嘘。半晌,他才张口道:“母亲既是不想回去,以后,这样的话也就别说了。”
晋宁侯夫人心里堵得厉害,很快红了眼圈。
郑清淮看着亲娘落泪,也觉心疼。
不过,他更清楚,这个时候绝不能心软。否则,他就会被母亲逼着做许多不愿意做的事情。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