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书库 > 玄幻魔法 > 洪荒历 > 909.第909章 隐藏圣位智者

909.第909章 隐藏圣位智者

小说:洪荒历作者:zhttty更新时间 : 2021-03-05
第909章 隐藏圣位智者
“阿贝尔殿下。”
在一片光芒中,一个身高足有三米多的健壮肌肉男子,走到了光芒的核心处,一个身穿西装的文弱少年面前,就这样单膝跪下,低着头称呼出了这少年的尊称。
名为阿贝尔的少年手上拿着一本书,他边看着书边说道:“苍之炎还是没有回来吗?”
健壮肌肉男子就说道:“是的,他和他所带领的队伍都没有回归,任何关于他的预言都出现了错漏,没有任何信息可以知晓他的行踪。”
阿贝尔就叹了口气道:“换言之,龙炎沙漠核心的禁地势力,其最高战力至少有灵位阶层,以此作为推断为好。”
健壮肌肉男沉默了许久,这才说道:“殿下,臣不是很明白……”
阿贝尔闻言,他就放下了手中的书籍,温和的说道:“兰斯贝特,你是我圣位军团的军团长,这一次永夜事发突然,连我都是仅以身免,实在是带不走整个圣位军团,甚至连你都只能够通过与我最初的灵魂契约,勉强将你的灵魂带到了下界,现在为你找的这具亚巨人之躯也只是勉强合用,你的实力也只是刚恢复到灵位边缘,比之苍之炎还要弱许多,不过你与我感情毕竟不同,我现在都还记得,那时候还是万族大战时期,你和我都是零落在世的弱小种族孤儿,彼此相互扶持,彼此相互依靠,我们本来有三十多名同伴,各自都约定未来要结束这乱世,但是到得最后,也只剩下你和我……你是我的挚友,所以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好了。”
兰斯贝特松了口气,但是依然态度恭敬的道:“殿下,我其实很好奇,为什么殿下就一定认为龙炎沙漠的禁地已经被净化,那里一定已经被一个势力所占据呢?”
阿贝尔微笑着道:“我并不敢肯定啊,首先从我和你落入到下界后,我们第一时间是从人群聚集处逃出来,这期间其实有好几次都差点让永夜具现出了灾难,在这种危险时刻,我的圣道勉强给予我了一些有用信息,那就是顺着这个方向,我们的生路就在其中。”
这些都是兰斯贝特所知道的事情,他就点头应是,阿贝尔就继续说道:“从地图上可以看到,此去的方向几乎全是各个联盟的废墟,甚至连首都一类的重要城市都没有,当然了,也有一些较为重要的场所,比如青火峡谷,那里面就偶尔会产出青火这种天地灵物,但是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是毫无意义的东西,不可能有什么存在或者地点足以隔绝永夜,而我是圣位,你是我的圣位军团团长,除了永夜,也没什么东西可以如此紧迫的威胁到我们,所以我们的生路这一条信息,其内涵就是在这个方向上,有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或者什么地点可以隔绝永夜对我们的威胁。”
兰斯贝特若有所思的道:“禁地吗?”
阿贝尔继续微笑着,他微微点头道:“禁地是可以隔绝内外的,虽然依附于洪荒大陆,类似于半位面那样,但是却比半位面要坚韧了许多许多,便是类似我这样的圣位,若是不知晓其空间方位,不知晓其内部构造,不知晓其底层规则,那也需要数十年的慢慢磨耗才可以打开入口,虽然不知道永夜具体如何,但是想来若一定要找一个可以隔绝永夜的场所,那么还真是非禁地不可了。”
兰斯贝特就微微抬头,也不敢看着阿贝尔,他只是问道:“这个还可以理解,但是殿下为什么执意的认为那处禁地已经被人给净化了呢?”
阿贝尔沉默了一下,就说道:“这其实是基于已有信息进行的合理推论,不过兰斯贝特,你知道的……”
兰斯贝特立刻跪下来磕了一下头道:“臣绝不敢将殿下的话语告之外人!”
阿贝尔就微笑着道:“不必这么紧张,我只是不希望我成为众矢之的,你也知道智者的意义,在万族大战时期,那自然是各族的宝贝,圣位都没有他们重要,但是万族大战一过,你可还听说过有享誉整个洪荒的智者存在?要么就是被死亡,要么就是被自杀,少数几个也因为他们出身大族强族,所以才得以幸免,那怕是我成为了圣位,我也绝不敢轻易暴露这一点……我就和你说一下我的推论,首先是禁地问题,我们第一步确认的是禁地可以隔绝永夜,所以才会成为我们的生路,其次就是净化与否的问题,没有净化的禁地,危险程度甚至可以让圣位都覆灭陨落其中,这不是一次两次了,其中一些有名的大型禁地,甚至连高阶圣位都有过陨落记录。”
“若说我们的生路是龙炎沙漠里的那处禁地,没有净化过的这处禁地,以我们现在的状态,我的圣位军团只剩下你一人,我所拥有的联盟只剩下猫犬两三只,连我这个圣位也无法动用全力,圣道凝结在我体内不说,我甚至无法无限制的提取外界能量,也必须如同凡人凡物那样吸纳天地游离能量,战力连全盛时十分之一可能都不到,这种情况下,我没可能仅靠我一人之力就净化禁地,这不现实,所以若这里真的是我们的生路,那这处禁地十有八九已经被净化了。”
兰斯贝特边思索阿贝尔的话,边说道:“既然如此,殿下,净化这处禁地的势力是精灵族吗?这附近基本上都是精灵族势力范围,臣寻思,也只有他们才能够无声无息的净化禁地。”
“精灵族?”阿贝尔冷笑了起来,他摇头道:“倒不是我看不起精灵族,只是现在的他们自身难保,连自己的种族的祖都被拉入到了冥河中,之后他们的情况可是不妙得很啊,这处禁地绝对不是精灵族净化,在之前已知信息的基础上,我做出了以下三种推论,第一,该禁地被自然净化了,这种情况还从没发生过,但是从魔法学与位面学角度上,禁地是有不为零的概率自然净化的,第二,该禁地被一个未知圣位所净化,这个未知圣位估计掌握有先天灵宝,也只有如此才可以无声无息中将禁地净化,而外界却毫无所知,第三……该禁地被人类势力所净化!”
“人类!?”兰斯贝特惊呼出声,他不敢置信的道:“殿下,人类?就是野外那些蒙昧的人类?这怎么可能?”
阿贝尔就摇头道:“怎么不可能?难道人类除了那些如同野兽与垃圾一样的野外人类,就没有属于人类的英雄豪杰吗?那位尊者的故事可还历历在目哦。”
说到那位尊者,兰斯贝特就不敢多说什么了,阿贝尔就说道:“以上三种推论都是基于已知信息,也就是我们的生路在这个方向,我们的生路估计只有禁地才可以隔绝,以及禁地应该已经被净化这几条来推论,其中第一条与第二条先不作说明,光说第三条,这个禁地是被人类势力所净化,之所以如此推论,是因为这次灭世灾难的性质……永夜浩劫!”
“永夜浩劫的具体我也不作说明,你只需要知道这永夜事关人族血色气运就是,我甚至认为,正因为那位尊者的人类革命失败,所以才有了这永夜的降临,但无论如何来说,这永夜都事关人族,所以很可能造成所谓的人族气运反涌,造成所谓的主角英豪,这样的事迹在过往万族大战时不是没有发生过,只是对象是万族罢了。”
兰斯贝特就若有所思的道:“所以殿下为了查明是那种可能性,就派遣了几只先遣军出发,先一步去查探吗?”
阿贝尔就点头道:“若是第一种可能性,或许存在先遣军某人夺取了禁地的控制权柄,然后不打算回归的事情,但是不可能全部如此,更何况他们应该知道即便他们有了禁地权柄,我也只需要缓缓磨耗,到最后他们依然难逃一死,至于第二种可能性,就是有某个掌握了先天灵宝的圣位或者势力,先一步净化了这处禁地,那么其结果就是对方带着大部队,带着强大的力量直接镇压袭击我们了,怎么可能还让我们逍遥自在?因为只有我一个圣位,而对方那怕也只有一人,但是掌握有先天灵宝,那就直接可以镇压我,所以来袭的可能性超过九成还多。”
“只有第三种可能,是人类依靠气运反涌,极偶然的净化了禁地,形成了一方势力,实力却远弱于我,也没有圣位镇压一切,所以在解决了我们的先遣军后,才不会对我们发动袭击,这才是最合理的答案。”
兰斯贝特跪在地上若有所思,他这时就抬头道:“所以殿下才要我一路过来,到处搜寻野外的野生人类吗?就是为了这时候用?”
阿贝尔微笑着道:“是的,正是如此,兰斯贝特,我有命令发布。”
兰斯贝特立刻恭敬的道:“请殿下示下。”
阿贝尔就站起身道:“你将所有的野生人类全部向龙炎沙漠驱赶,每个人类给予七天口粮与淡水,然后给予他们随机诅咒,超过七天就会死,并且把这一切明言告诉他们,同时告诉他们生路就在那龙炎沙漠内,只要去到那里,他们就可以活下来,所有人类全部如此对待,去吧。”
兰斯贝特立刻站起身来,对着阿贝尔一礼,接着就走出了这片光芒。
待到兰斯贝特离开后,阿贝尔才重新拿起了书籍,他边看书边呢喃着道:“所有的人类都被我设下了空间标记,禁地的势力啊,你若是人类势力,那么你是接收这些人类,还是不接收这些人类?若不接收,你的气运就此断绝,更有大反噬,若你不是人类势力,那么这些人类你是杀还是不杀?杀就有大祸,永夜当头,我看你如何度过,若不杀,呵呵……那你也就没气运可言了,所以,这一局……”
“已是绝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