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书库 > 玄幻魔法 > 洪荒历 > 672.第672章 ,,主角与搞笑

672.第672章 ,,主角与搞笑

小说:洪荒历作者:zhttty更新时间 : 2021-03-05
第672章 ,,主角与搞笑

昊又出现在了竞技场中,他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看着克尔梅,克尔梅也是有些尴尬,刚刚他纯属下意识的出手,大约就类似当初还在轮回世界时与队员们比拼一样,但是眼下他面对的只是测试而已,而且还是一个只有基因锁原型,自身是凡人的智者,直接秒杀几乎是绝对的了。

昊却并没有生气,他反倒是对克尔梅的实力定位再一次进行了更新,实力方面的细节也再一次详细了许多,然后他就说道:“看来这个模因的启动激发并不是我受到生命威胁,甚至不是我的死亡,那么接下来进行的测试,并不需要以我死亡为要点来进行了。”

说话时,昊沉默了数秒,然后他才继续对李树桐道:“李树桐姐姐,这次你来和我测试,放小力道,和我近处交战,我会开启亚超级……基因锁原型,你的攻击力压缩到足以把我重伤,但是又不至于一下子秒杀我的程度,可以做到吗?”

李树桐点点头,然后一瞬间就欺身到了昊的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向了昊的眉心。

这不是任何招式,只是纯粹的速度与力量,李树桐是非正统修真者,是炼体一脉的修真者,所习功法为十二都天神煞相之强良相,为雷为动,以速度与力量而著称,便是没有任何功法,甚至不使用真元力,动作之间都是风雷相随,随手一掌就是威力巨大无涛,虽然是非正统修真者,但是李树桐能够在洪荒天庭成为军官,也自有其道理。

这一掌,昊是避不开的,至少普通状态下他不可能避开,所以他当机立断开启了亚超级状态,他脑袋向后仰的同时,脚下一踏,整个身体也向着后方移去。

但是他反应虽快,李树桐却是百战精英,身体素质更是碾压式的,手掌距离他的额头仅有五厘米,昊后退,她就前进,五厘米的距离不多不少。

而昊却没有丝毫的动摇,此刻的他处于亚超级状态下,心神冰冷如机械,大量的信息涌入他的脑海,各种战斗如同本能一般,就见得他整个人彻底向后仰倒,上下颠倒,双脚直接夹向了李树桐的单掌,在夹住李树桐的单掌后,他双脚用力一扭,但是下一秒就是他的脚就发出一声脆响,两条脚裸直接脱臼,而李树桐的单掌宛如镔铁,纹丝不动的继续向下拍来,终于是拍到了昊的脑门上,然后昊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都是迸血,直接就晕死了过去。

还好这里是竞技场,昊几秒后就苏醒了过来,浑身上下一点伤势都没有,他摸着脑门道:“一力降十会?”

李树桐带着一点傲然的道:“自是如此,任凭你千般法术,万般奇能,我自一力破之,我所在的非正统修真学派,虽然是非正统修真,但也是大道正道,我所练的是十二都天神煞相中的强良相,待到我进阶元婴时,就可以将其炼得透彻,之后可以另选一相,若是到我练齐十二相,若有大机缘,可以返本还源,那我可以凝十二相为盘古相,到了那时,我之力将无物不可破,一拳一掌都有大威能,比之非正统修真剑修的一剑破万法也是不弱了。”

昊并不知道李树桐所说的这些信息到底是什么,什么非正统修真,什么十二都天神煞相,他都是不明所以,但是他还是本能的将这些信息吸纳在了脑海之中,并且下意识的开始分析,既然有非正统修真,那就一定有正统修真,其地位想来不是非正统修真可以比拟的,大约就类似他所习武技与正统的万族超凡职业道路之间的差距。

再有就是非正统修真也有许多流派,比如李树桐是炼体一派,至少另外还有一个剑修一派,而剑修一派显然要强过炼体一派,这些等等信息。

不过这些都是旁话,昊的注意力依然集中到测试并且激活他身上的模因的事情来,这一次醒过来后,昊直接大口大口呼气,将整个肺部都高高撑起,然后再大口大口的吐起,连续三次之后,他的呼吸反倒一下子变得了极细微,微不可察一般,只是他的皮肤一片赤红,甚至还有蒸汽升腾而起。

“国术……抱丹吗?”李树桐默默点点头,她就伸单掌向前,对着昊说道:“听闻此道虽是小道,但是居然也有一个高魔大宇宙世界走到了先天圣人阶,抱丹,罡气,见神不坏,凝练穴窍,血肉衍生,打破虚空,你虽然只是起步的抱丹,但也不错了,这次我要认真了,除了力量,别的手段我也要动用了。”

李树桐虽是女子,但是气势豪迈,这一举手,立刻就是一股威势袭来,昊虽然冷静无比,却也回话道:“来。”

然后下一瞬间他就整个人呆愣住了,便是抱丹的身体绝对控制也无用,直接被李树桐打飞出去,身体还在半空中就开始了分解成光点颗粒,然后再度重塑,他直接又死了一次。

李树桐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拳头,旁边的克尔梅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看到昊恢复,他就调侃道:“我说天,你是不是有被杀被虐症啊?就这样又死了一次啊。”

昊却是站定后精神兮兮的对着克尔梅与李树桐道:“我刚刚激发模因了,我想我知道这个模因的激发效果了,但是负作用依然未知。”

李树桐与克尔梅顿时来了兴趣,他们目光灼灼的看着昊,昊却是忽然脸红了一下,不过他毕竟心智冷静,他就对李树桐道:“我们再来比一次,试试看我刚刚的想法是不是正确的。”

李树桐点点头,又摆出了刚刚的姿态,而昊却并没有再次进入抱丹状态,他做了一件让其余二人目瞪口呆的事情,他居然摆出了一个让人看了就觉得羞耻的姿态,同时大声吼道:“来吧,为了爱与正义,我是绝对不会后退半步的!!!”

“……”

李树桐看了昊这双手指天,仿佛雄浑霸气,但其实满满都是羞耻感的姿态,再听到这让人羞耻得中二心都要崩了的话语,她的回应很简单,羞红着脸一拳直砸向了昊的脸。

这姿态……太像是她还很小,刚好中二年龄的时候,某一次摆出某个动画里的姿态,然后大喊大叫的样子了……

这是必须被埋葬的禁忌过往啊!

昊简直是揭露了龙之逆鳞了!!

这时的昊,既没有进入抱丹气血激发状态,也没有开启亚超级状态,就是一副中二病模样站在这里,但是在李树桐向他攻击的瞬间,他感觉到周围的一切都变得了缓慢,李树桐的动作虽然不是真正的慢动作,但是昊却可以清楚看到她的每一步移动,每一分前进,然后昊就直接举手对向了李树桐的拳头。

轰然一声炸响,在昊和李树桐之间出现了音爆声,还有一圈气流涟漪,而昊依然稳当的站在了李树桐面前,他丝毫没有后退半步,只是他与李树桐接触的手掌都被打烂掉了,但是即便是这么大的力量,他也依然没有后退一步,而这完全不符合力量本身的规则。

昊没管已经变得稀烂的手掌,他立刻向后轻轻一跳,然后用完好的手撕开了自己的衣服,同时用夸张无比的语气道:“看来不光着膀子是打不赢你了。”

而当昊撕开了自己衣服,同时用这语气说完话后,他身上就有一股澎湃的气势迸发了出来,一瞬间,克尔梅与李树桐都是神色郑重,因为这气势所代表的力量已经不输给他们两人了,而昊依然还不停止,他哈哈一笑,然后露出了一副故作深思的样子,喃喃自言自语道:“话说,为什么脱了衣服,光着膀子就会突然实力爆发呢?好想吐槽啊……”

然后下一瞬间,一股惊天气势直接将李树桐与克尔梅死死压制在了当场,两人的反应各不相同,克尔梅直接靠着念动力悬浮了起来,同时他的身体表面出现了一圈一圈肉眼可见的扭曲涟漪,而李树桐则是脚下用力一踏,将地面都踏得了爆开,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的向后猛跳,从与昊几乎面对面,直接跳到了百米开外去。

不过这气势来得快也去得快,几乎只是一瞬间而已,这气势就直接消失不见了,而昊也从刚刚那夸张的表情,动作,神态中慢慢平静了下来,恢复到了他一贯以来的冷静之中,然后就见得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这才说道:“我大体上知道这模因的激发方式了,主要是动用语言,动作,精神,包括心里的想法之类,激发的方式就是主角,很明显的字面本意,就是把自己当成主角,处处光耀,处处为人,处处当先,有我无敌,或者说我认为无敌就是无敌了。”

“然后是深度问题,这个模因会随着搞笑而逐渐变得越强,或者说可以使用出来的力量就会越强,从这些来看都全是正面效果,具体能够强到多高的程度,以及是否具备搞笑人物的不死性还有待继续测试,其负面效果暂时未知,是否会扭曲周围也暂时未知,所以接下来我们继续测……”

昊说着话时,忽然一个平地摔,没走动,没动弹,就如同搞笑动漫里的萌物们那样直接一个平地摔,恰好摔在地上撞掉了他的门牙,然后他起身后张开嘴巴,克尔梅与李树桐果然就看到他嘴巴上带血的两个黑洞,让他看起来就让人想要发笑。

“这估计就是负面影响了,随着我使用与激发主角,还有搞笑主角的时间与威能,对我的反噬也会增加,估计这个反噬也与搞笑类型有关系,最大极限反噬目前还不清楚,也需要测试。”

昊依然是一副极其冷静的样子,仿佛受伤的不是他,刚刚搞笑尴尬的人不是他一样,但其实他内心深处已经是惊喜欲狂。

这模因:主角光环(搞笑版)居然是极其罕见的正面向模因,这简直就是天降灵宝的简化版啊,虽然有负作用,但是这负作用与这模因的正面效果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至于搞笑什么的……虽然是尴尬,但是命才是最重要的东西,命都没了,尴尬什么的又算得了什么呢?

若是有了足够的力量,若是有了足够的力量……

那他就可以不用选择了吧?

“现在来进行第三轮模因测试。”昊再度说道。

当昊三人从竞技场离开时,这竞技场卡牌已经从完好变成了破损,魏高苦笑着将卡牌小心收好,不过不管是他,还是徐乐,还是爱丽丝,他们脸上都露出了一种兴奋的表情来。

竞技场中发生的事情,作为主人的魏高,与他所选择的人都可以全程看到,一开始确实充满了搞笑一般的情况,但是第三次测试,第四次测试,以及最后一次测试,他们就不觉得有任何的搞笑了,因为当力量大到一定的程度时,所谓的搞笑也是恐怖的。

在昊的测试中,不单单是中二话语,还有一些看似很酷很帅,但其实是中二到极点的话语,比如念首诗,比如说一两个单字,甚至说一些看起来很牛逼,但实际上似是而非的话语,这都可以让他的模因:主角光环(搞笑版)发动起来,根据所说的话,一般会得到几种可能。

第一种,产生类似于法则一样的结果,比如他说不退就不退,那怕被巨大的力量造成巨大的伤害,身体也不后退丁点,类似的还有我要越过这高山之类,可以跳起上百米高度,然后双腿摔断之类。

第二种,产生足够的实力,这实力包括又不限于魔力,斗气,内力,真元力(李树桐说),念动力(克尔梅说),神契力,功德力……等等,不知其所来,不知其所终,总之就是那种凭空而来的力量,然后用出之后就没了。

第三种,改变形态和性质,可以改变自身的形态,比如昊就在搞笑中钻入了竞技场休息室的房间,关门状态,他把自己变成了一张纸一样的人钻了进去,同时他还可以改变他手上东西的形态,比如他可以将一块金属拉成橡皮泥一般,或者将自己撞到墙壁上,本来应该是直接撞碎或毫无反应的墙壁,出现了类似软物一样的人形凹痕之类。

第四种,不死不灭性,这一条在第五次测试时确实出现了,但是只有在昊极其搞笑,无厘头搞笑,甚至是恶作剧搞笑时才会出现,而且出现的时间极短,但确实就是不死不灭性,这一点昊亲身实验过了,在克尔梅与李树桐的绝招中,他被炸成了碎片,然后每一块碎片都自动合为了他,没死,没伤,甚至连衣服都没坏一丁点。

第五种,空间与时间的改变性,这一点只有在他需要达成某种搞笑的效果,或者完成某个搞笑的事情时才有用,比如他下意识的将克尔梅的内裤套到了他的脑袋上,关键是克尔梅还穿着内裤……没错,这从物理上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这样被昊给做到了,当然了,后果是克尔梅差点没杀了他,而李树桐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无比的戒备,以及一种你只要敢对我这么做,我立刻就自爆的表情。

总之,这模因的效果当真是十足强大,而负面效果则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除了昊会时不时平地摔,或者无意当中将克尔梅的裤子拉下来,或者是绊倒其余人,或者是走着走着掉入其余人根本没看到的坑里……基本上没有别的什么负作用了。

很强大,这是昊的评价。

“若是能够熟练这模因的应用与激发,它的威能甚至不输给一件先天灵宝,不说别的,光是不死不灭若是能够控制,这就是无上威能了。”昊如此说着。

这其实也是昊对于这个模因最为期待的一个能力,不死不灭,听起来简单,但是这却是昊对这个模因分析中最为核心的基础。

可以说,若是昊能够熟练的掌控这个模因,让其能够做到在他需要时就真的不死不灭,那他的战斗力何止是一下子增强十倍百倍啊,这是层次上的彻底跃迁好不好,究其原因,就在于他的超级状态负作用太大了,若是能够抵消超级状态的这种负作用,那么这个模因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对他最合适的先天灵宝了好不好。

所以从竞技场出来后,昊一直都在默默沉思着,思考这模因的各种信息,其可能的来历,以及这模因的负作用等等。

(那个给予我这模因的男人,他说我可以不用再选择了,从这句话来看,莫非他认识我?而且还可能和我很熟悉?不然,他怎么知道我的“选择”呢?而且从话的语境上来看,这分明是善意的话语,还有当时我差点被撕裂,也是他用那塔保护了我……)

昊默默的想着这些,但是心里终究是没底,因为这模因真的事关重大,虽然已经测定的信息表明负作用小,正面向的一个模因,但是这毕竟不是先天灵宝,模因本质上就是混乱与负面的,像这种类型的模因一般都有极大的缺憾,像这种正面完全大过负面的模因不是说没有,而是非常非常非常稀少,稀少到简直仿佛不存在一样,而他真就运气这么好,天上掉下了馅饼,而且还是不冷不热刚好入口的那种?

“这里面很可能有阴谋啊。”昊对自己再三如此说着,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时不时摸了一下胸口,感知着这模因的存在,模因这东西和先天灵宝有些类似,可以无视时间与空间的阻隔,换言之,他在这个世界获得的模因,等他回到洪荒大陆时也会跟随而去,这东西……非常重要!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弓长恒无精打采的坐在操场旁边,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焉了的感觉,这时任煌从操场外走了进来,当他看到弓长恒时,顿时眼里就有了诧异,因为这个样子的弓长恒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十几年的记忆中,这还真是稀罕得很。

任煌就坐到了弓长恒旁边,直接开口问道:“怎么了?一向热血的你,怎么变成这样一副模样了?莫不是……你藏在硬盘里的那几百个特殊文件被你女朋友删除了?”

“我还没女朋友好不好,而且是九百四十二个文件或者游戏,上次说拷贝给你一些你也不要……”弓长恒依然无精打采的样子,连回话时都是一副我比咸鱼更加咸的感觉。

任煌这才严肃了表情问道:“到底怎么了,有事说事,我陪你一起想想办法。”

弓长恒迟疑了一下,还是对任煌说道:“我最大的秘密……这个告诉过你,我有多重人格分裂,我是属于开朗,爽朗,外向,热血,运动型人格,在我脑海里还有至少五十多个不同人格,但是自从我昨天做了一个很诡异的梦之后,我脑袋里搞笑型人格不见了。”

任煌脸色依然严肃,他想了想道:“就是那个戴着绿色面具,不停的叫着键来,不停的说自己不属于这里,然后经常被一些突然出现的诡异形象殴打,又怎么都打不死的那个人格?”

弓长恒想到了这个戴着绿色面具的人格,他就用一副仿佛吃了屎一样的表情道:“没错,就是这个家伙,他自称自己是杀手,但是我觉得吧,这么搞笑的家伙,即便是杀手也是一个搞笑杀手,反正他的画风与我别的人格都不同就是了,而今天睡醒后我才发现,这个家伙消失不见了,第一次的,我脑海里的人格消失不见了。”

人格消失不见了,任煌的神色比之前更加严肃了许多,事实上,早在数年前,他从弓长恒那里知道了他是多重人格分裂症患者,而且还是有数十个人格的超多重人格分裂,从那时候起他就一直有收集这方面的资料信息,同时也通过家族关系多方打听是否可以通过功德来修复这种人格上的分裂。

这本质上是可行的,功德是万物之源,同样也是万物之质,连因果,生死,命运等等都可以用功德解决,区区一个人格分裂又怎么可能无法解决呢?

但是当弓长恒告诉了他另一个秘密时,任煌就再也不提用功德来解决人格分裂的问题了。

当时弓长恒告诉任煌,他也是分裂出来的副人格,所以他才说自己是开朗,爽朗,外向,热血,运动型人格,这本质上就是在叙说自己所分裂后的性格而已,他并非真正的弓长恒,他并非是那个最初的主人格,连他也是分裂出来的副人格,只不过他恰好作为外显人格,暂时性的掌控着这个肉体罢了。

所以当他用功德解决人格分裂问题时,最大的可能是他和所有副人格全部都消失,都被一直沉睡着的主人格彻底吞噬融合,最后化为最初的那个弓长恒,而作为现在副人格的弓长恒,很可能就会彻底的湮灭了,或者说就是死亡。

任煌从认识弓长恒时,所认识的与接触的就是这个开朗,爽朗,外向,热血,运动型人格,相反,最初的真实弓长恒反倒与他是陌生人,他不可能为了一个陌生人就去杀掉自己最好的好友,所以功德修复的打算直接从一开始就破灭了,他这些年来只能够另外想法。

却不想,这时弓长恒直接说他的一个人格不见了,任煌的脸色就逐渐不好起来,他迟疑了一下,才小心问道:“莫非是……主人格苏醒了?”

弓长恒立刻摇着头道:“不,不可能是主人格苏醒,若真是主人格苏醒,那我一定可以感知到的,但是……但是那搞笑型人格突然就消失了,所以……我觉得很可能是主人格苏醒的征兆吧?”说到这里,他仿佛又将要变成咸鱼一般了。

任煌就说道:“先别自己吓自己,你给我说一下你是如何发现搞笑型人格消失的事情,以及你之前提到做了一个很诡异的梦,给我说说那个梦。”

弓长恒立刻涨红了脸,他迟疑了许久,这才喃喃着道:“先说了啊,那只是梦,绝对不是什么我的潜意识,记得了啊,绝对不是什么我的潜意识!!”

“我绝对绝对绝对是个直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