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书库 > 玄幻魔法 > 洪荒历 > 560.第560章 ,,诚恳与弃族(上,中,下)

560.第560章 ,,诚恳与弃族(上,中,下)

小说:洪荒历作者:zhttty更新时间 : 2021-03-02
第560章 ,,诚恳与弃族(上,中,下)

(PS:三章,有一章是昨天的,我去睡了,时差快正常了,还有一章等我睡醒了来更新。)

吴明看到了帝俊,太一,鲲鹏三人都站在宫殿大门外等候,光是这待遇,整个洪荒大陆估计都是独一份的,再不可能有任何人能够得到双皇加鲲鹏如此的对待了。

吴明心里清楚这一点,事实上,这些日子为了应对这次的赴会,他也与孔宣进行过深谈,双皇的尊位自然不必多说,鲲鹏其实更不得了,虽然在万族中下层里不显,只有双皇之名,但是对于各族的高阶圣位与先天圣位来说,鲲鹏才是真正最可怕的存在,掌有日月权柄,绝不会输给双皇丝毫。

现在帝俊,太一,鲲鹏三人都来迎接,吴明当先就抱拳行礼道:“劳得天皇陛下和东皇陛下久等了,路途遥远,还请两位陛下恕罪。”

东皇斜视着吴明,满脸的不耐烦和不乐意,不过这时鲲鹏瞟了他一眼,他立刻就笑容灿烂的对吴明说道:“你也辛苦啦,这么远的路途,中间没遇到什么天劫天诛吧?多元宇宙开辟之初,在那混沌深处,有都天神雷闪现,据说那东西连新生多元宇宙都可以劈灭,你若遇到了,怕是连这乌龟塔都守护不了你吧?”

吴明也是笑容灿烂的看向太一道:“我不辛苦,虽远一些,不过都是在现实世界里行走,陛下才辛苦,从高纬度降临,听闻高维度每过一量劫,都会有火有风从高纬度深处吹过,这火这风都有灭世之能,陛下刚刚过来,没遇到一下吗?”

两人彼此对望,都是笑容灿烂,隐隐间仿佛有雷霆在二人视线中间闪烁,这时,帝俊就越过太一,挡住了他的视线,帝俊就笑着对吴明拱手道:“大领主能来,真是让我惊喜,来来来,别门口站着了,我们一起赴宴吧,我妻羲和做了一桌子的好菜,更还有我酿造后一直未开封的美酒,今日我们好好醉一场。”

对于帝俊,吴明态度就真诚了许多,特别是知道帝俊庇护了一只人族部落,还教导他们识字学文,更是告诉了他们许多外界都不知道的隐秘,吴明对于帝俊的好感直线上升,当下就对帝俊笑道:“能喝上一口天皇陛下的美酒,这一趟怎么都值了。”

这时,鲲鹏忽然在旁边说道:“九,我也做了好多美食,你看。”

说话间,鲲鹏反手张开,吴明就双目撕裂一般的看到数十道“菜肴”,他看到了凝聚着浓厚辐射光芒的奇怪造物,他看到了正在从一堆类似腐蚀性毒液中蠕动的触手,他看到了一颗正在不停蠕动的心脏,这颗心脏时不时的长出各种生物的脸,冲着他在不停笑着……

“好……好……”吴明连续好了两个字,却是一个字眼都说不出。

若是旁人,他还真会直接说这是什么鬼东西的话语,但是他与鲲鹏相交于低纬度,当时真是承了鲲鹏很大的情,所以这时就说不出话来,只能够指着鲲鹏手上的菜呐呐无言。

太一这时就笑嘻嘻的来到了吴明身旁,对着吴明道:“这可是鲲鹏做了一整天的美味佳肴啊,一会吴明你可得多吃一些才行啊。”

帝俊在旁边看不下去,就传音对吴明说了鲲鹏菜肴的情况,简单些说,这是一种模因效应,这些菜肴只有鲲鹏自己看起来美味无比,而且是天财地宝般的补品,在别人看来就是各种不可名状的可怕之物,剧毒无比,而且还具备模因效应,非高阶圣位,甚至可能连圣道都会被毒死。

最关键的是,还不能不吃,因为这些食物真的带着恐怖的模因效应,若是不吃,这模因效应会随着时间而扩大化,最终很有可能化为席卷一片大陆,乃至一个世界的巨大危机,所以只要鲲鹏做了,帝俊和太一每次都不得不吃,而且是不得不吃完……

当下,吴明,太一,帝俊都进入到了宫殿之中,三人面色严肃的看着鲲鹏将饭桌换了一个更大的,将羲和所做的菜肴摆上来后,她就开始一一张罗自己所做的菜肴,于是乎,这个饭桌变成了一种不可名状的情形。

三人坐定,都努力着不去看那些不可名状的东西,东天二皇还稍好,他们实力强大,本身更是皇,便是看着这些东西都无妨,但是吴明本体实力不够,光是看着这些东西,他都觉得辣眼睛,这不是形容词,而是一个动词,他看着这些东西,就觉得眼睛发疼,火辣辣的疼痛,不过这时就有若有若无的玄黄气息扫过他的眼眸,那疼痛就消失了,这让他心头略定。

这时,鲲鹏就用餐具夹了一只说不出是什么的东西,它还在动弹,还在看着吴明笑,吴明心头猛跳,立刻就对帝俊与太一说道:“两位陛下可知我此来目的?”

帝俊和太一如有默契,立刻同声道:“大领主此来目的肯定极为重要,请明言。”

三个男人,吴明,帝俊,太一,他们三人都是洪荒大陆最为重要的人物,这一交谈,天地隐约都有凝重氛围出现,他们三人是可以决定万族未来走向,多元宇宙未来历史,乃至是整个世界生灭的存在。

眼看着三个男人开始了交谈,鲲鹏略带着困惑的看了一眼手上的“食物”,终究是没有放到吴明的碗中,而是自己直接吃了下去。

三个男人都同时默默松了口气,吴明立刻说道:“想来两位都知道我人族的历史,龙凤汉劫,然后是神皇崛起,到了现在,已经是人类第三次渴望崛起了,我不敢说这是什么大势,但是事不过三的道理,我想两位也都该知道,不是说什么绝对第三次之后就不行了,而是一个种族本身的气运底蕴,最多也就在逆势中爆发三次,若是过了,那种族的底蕴气运就消耗一空,几乎再不可能有任何机会。”

说到这个,吴明想起来了曾经在地球时代的一些事情,当时他在一个历史论坛中,看到了一个拿气运来说近代Z国史的人,那人说起了事不过三的理论,他认为,一个种族的气运底蕴最多只够这个种族在逆境中爆发三次,若是不行,那就真的不行了,比如Z国的近代,自那个异族通知的封建帝国崩塌后,先有袁姓气运携带者趁势而起,但是最终崛起失败,又有常姓在南方崛起,自练新军,于战场,于政场都是胜利,领了Z国又一时代的气运,但是他背靠残余势力,渐渐的国家腐朽败坏,更有外族强国虎视眈眈,这崛起其实也败了。

而最后一次崛起,同样是这个种族,这个国家的气运携带者,而且是最后一个气运携带者,这人带着队伍,经历了千难万险,真应了那句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的话,种种艰难险阻无法形容,十万里长征,血战连连,又是潜伏,最终得以化龙升天,一举横扫内外所有不服,定鼎神州,终究是让这个差点沉沦的伟大民族再度复兴。

这时吴明说起人类,帝俊和太一都是微微点头,这些是事实,他们无法否认,吴明就又说道:“我知道万族一直都在警惕人类的两件事,第一件就是血色气运,这个我一会再说,第二件,万族一直都在警惕人类崛起后反攻倒算,现在他们如何对待人类,人类未来就可能如何对待他们。”

“这件事情我其实也想过,我实话告诉两位陛下,在看到人类被如此凶残的对待,我也是人类,真是恨不得将万族全都杀光才好,这是实话,不过这终究是一种冲动的想法,先不说万族中也有极少部分不沾人类血腥的,比如鸽族就是,还有类似于龙族那样,为了生存而不得不打压人类,甚至想要灭绝人类,彼此之间都是为了活下去,这其实无可厚非,不过我终究是人类领袖,所以也要为人类着想。”

吴明说到这里,就极诚恳的看向帝俊与太一道:“我在这里可以明言,我为人类领袖,至少在我还是领袖时,不会反攻倒算,过去的事情不可能全部就当过去了,虽然无法大复仇,但是情节极其恶劣的,不是为生存而压迫我人族的,比如巨人族,那我就要出狠手,不过除此以外,只要他们愿意与我人类和平共处,以观其后效,我人类也愿意与他们和平共处,一切都从现在开始计算,未来是新的因果,当然,未来这些种族若是侵犯到了我人类,那不好意思,该如何还是要如何,那时候不要说什么我人类崛起后就反攻倒算了,这不是反攻倒算,这是正常的利益纠葛。”

这时,太一倒是坦诚的点头道:“确实就该如何,重新开始计算因果,以前不提,未来若是有摩擦碰撞,那就彼此看各自实力,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就是,若是一味忍让,反倒让我看不起你人族。”

帝俊迟疑了一下,叹了口气道:“但若是能不战争肯定更好了,说到这里,吴明,我倒是有一个想法,这是我自己一个人的想法哈,这个想法我自己命名为一个金色的梦想,只要能够做到,那就万族和平了,甚至都不分万族,大家都是同一族,大家都是生命,大家都是自己人,强不欺弱,普通人也可以安然生活,圣位虽然高高在上,但是并不向下俯视,而是一种守护,一种责任……”

说到这些,帝俊来了兴致,滔滔不绝的继续说了下去……此处省略三十万字……

待到帝俊说完时,他才看到太一与吴明眼里似乎都有圈圈在不停晃动,他尴尬一笑,就对吴明道:“总之,这些以后再细说,我刚刚大略说了一下,大领主心里有个数就行……现在大领主请继续。”

吴明强行定了定神,说真的,刚刚他差点就睡着了,还好不时有玄黄气息冲刷他的精神,不然他还真扛不住那几乎类似模因一样的魔音贯耳,看太一的样子似乎也是类似,当下他就心中感叹,这一个鲲鹏做菜,一个帝俊说话,还不知道太一有什么样的癖好,个个都恐怖如斯,果真不亏是皇级位格,以及掌有日月权柄……

吴明就继续说道:“刚刚说了我人类的反攻倒算,这个只要我还是领袖,就不可能会发生,我不会允许,虽然这有些憋屈了,但是我人类想要崛起,这一步就是必须的,不然就非得将万族全部打败,还要将你们都一同镇压打败,我人族才可能崛起,但是先不说我做不做得到,这么做,人类恐怕也没法在这洪荒大陆上立足了,所以我不取这个。”

“然后我们说回来人类的血色气运问题,其实这血色气运的主体是,人类长久以来被暴虐对待,被杀,被吃,被拿来当试验品,人类的惨状我就不多说了,想来两位陛下也可以随时看到。”

帝俊面色惭愧的连声哀叹道:“我成就天皇之位时,也想要改变这一现状,因为在我最为弱小时,我和我的妹妹被人类所救,而且为了救下我和我妹妹,这些人类用自己的血肉来喂养我们,也为了隐瞒我们的存在,而向别的种族交出人头税之类……这是大恩德,我一直都铭记于心,从不敢相忘,但是人类太过特殊了,整个洪荒大陆数以亿亿万万的人类,我想过好些办法都是不成。”

“我也曾经划过一个保护区,那个区域除了人类,别的种族都不准进,但是随着人类在其中发展,二代三代,以及后代的有智慧的人类越加增加,那块保护区开始逐渐失去生机,到最后寸草不生,更是爆发了许多灵异事件,我特意去查看过,哪里已经渐渐被低纬度所侵蚀,这似乎是和人类的某种本质有关系,人类似乎与低纬度有着某种我看不懂的深层次联系,所以帮助人类,保护人类,乃至不伤害人类,这天地都会逐渐的削减气运,而那怕是不去与人类产生任何接触,只要人类大规模的在某个区域生存,那个区域也会就此失去生机,也会渐渐的变成类似低纬度一样的恐怖区域,所以保护区的计划就此失败。”

“我也曾经设想过,让一些族运强大的种族,各自收留一部分的人类,反正这些种族的族运都很强大,可以自我恢复,只是一部分人类的话,以他们的族运完全可以抵消削弱,至于给予他们的补偿,想来以我天皇位格还是做得到的,但是谁曾想,他们被削的族运是无法恢复的,一旦被削就会彻底的削去,除非将这些庇护的人类斩杀干净才可能恢复……”

“连续两次失败后,我当时又想了一个办法,打开洪荒对外位面的通道,外位面何其之大,无穷无尽,虽然有许多被模因肆虐,但是也有安全之所,我就精心挑选了上百个安全位面,并且设置下了各种防护,再将人类大量迁移其中,但是百年过去,我去看那些人类时,这些位面的人类死的死,残的残,那些位面都渐渐的寸草不生,其中许多甚至不是低纬度的侵蚀,而是天地自然的变化,而这些人类万不存一,都因为各种各样原因而死亡或者变异,这个计划最终也是失败了……”

帝俊说到这里,又一次叹息道:“我最后终究无法可想,只能够用最笨的办法来改变这一切……”

说到这里,帝俊伸手一指,一龟壳,一玉书凭空出现,帝俊就说道:“这是我的先天灵宝河图洛书,它有解析万物,看到未来,明晰天地之能,我就打算打算这河图洛书来解析天地万物,穷尽天地万物的一切之变,以此来改变这天地的法则规则本源等等,最终目的,就是改变这天地对人类的压迫,切断人类与低纬度的联系,还人类以公平!”

吴明听到这里,真是震撼到莫名,这帝俊是打算走九宫明晰天地万物的道路啊,一旦走通这条道路,其自身就是终极了,而且若是能够做到这一点,说不定他就成就了大德行啊,是九宫的大德行啊,虽然肯定不如天地与玄黄,也绝对不如四象五行八卦,但是九宫大德行也是不得了,一旦凝聚,也是横扫天地宇宙一切不服。

而且帝俊这大志向真真是了不起,之前他为人类所做的三次举动也让人肃然起敬,想到这些,吴明当下忍不住站起来冲帝俊一礼,恭敬的道:“我代全人类感谢天皇陛下的付出了。”说完,他深深鞠了一躬。

帝俊连忙扶起吴明,拉着他坐回到位置上,这才说道:“这是我的本心,这也是我的道路,便是没有你,我也会依旧如此,所以真不必感谢,更何况,这也是我与人类的因果,若无当初的那人类部落,也无现在的帝俊,这救命成道之恩,对我而言真是大过天一般,所以这是我该做,也是我应做。”

吴明连连赞叹,他就说道:“人类的血色气运机制我还不太明白,但是人类与低纬度的联系我却是深深知,先说血色气运,一旦我带领人类崛起,这血色气运就无了发泄口,只要我人类未来慢慢文明,慢慢发展,族人幸福,更有新生儿的诞生化解一切,这血色气运便是再庞大,也会在未来无穷时光中慢慢消磨,所以解决洪荒第一难的血色气运,其实只要我人类崛起就行。”

“再说人类与低纬度的联系,这其实是人类的本质由来,人类是先在低纬度中出现,然后被低纬度的恐怖影响到精神,记忆,灵魂等等都消磨干净的地步,然后再转世到这洪荒大陆之上,只要我成就大领主,与低纬度的所有领主合力,完全可以斩断这联系,到时候人类的本质从低纬度转移到现实世界,人类就不会再带来低纬度腐蚀了。”

“以上就是人类崛起后的影响,反攻倒算只要我在就不会发生,虽然人类崛起,肯定会抢占地盘之类,也会与万族发生矛盾,但是这矛盾不过是种族利益纠葛,到时候各凭手段,而看在两位陛下的份上,我这里也可以退让一步,我人类便是占了优势,我也不会对万族赶尽杀绝,到时候还会收纳一些愿意加入我人族势力的万族。”

“再说人类崛起后,血色气运不存,没有了爆发渠道,再有人类慢慢的对其消磨,这是直接解决了洪荒大陆的第一大难,可谓是功德无量了。”

“至于别的,我成就大领主后,会具现出低纬度领主,不过两位也请放心,我有天地玄黄玲珑宝塔,有这塔在,任凭多少低纬度领主,我保证不会让它们侵蚀到现实世界,而我也会和这些低纬度领主们一起斩断人类与低纬度的联系,人类也不会再让现实世界形成侵蚀之地,再之后,我会与这些低纬度领主们,一起改变人类的生命因子,我会成为人类的祖,让人类拥有能够进化的能力,让普通人类也可以走上超凡职业道路。”

“再之后,人类必然会发展出文明,只要改变了人类的生命因子,我就会公布我自身的超凡职业道路出来,先期肯定只会给予人类自身,但是我可以在这里发誓,这只是让积弱的人类先行一步,先一步补足底蕴,待到千年后,人类已经有了足够数量的这种超凡,那我会将这超凡道路公布给万族所有与人类亲善的种族,让整个万族的文明层次得到巨大提升,不是我吹嘘,我这超凡职业道路绝对远超一切超凡职业道路,甚至比那现在第一的奥术师职业道路更要神妙万倍,这就算是我给出万族的筹码了,一个让我人类能够崛起,并且和平崛起的筹码。”

“最后,我们再来说一下这天地对人类的不公与压迫,我知道,一旦万族和平对待人类,就会削弱万族的气运,这是本质的矛盾,几乎无法调和,除非是像天皇陛下您所做的那样,究其万物的根本,直达一切明晰的道路,用以改变这天地的规则,否则我就只能够想到一个办法……还是我的大领主位格,我会将低纬度的领主尽数具现到现实世界,低纬度的领主,是足以和圣位相互抗衡的另一条终极之路,但是与圣位不同,圣位其实算是这天地的亲生子,圣道都在天地之中,所以圣位无法反抗这天地,但是低纬度领主不同,到时候,我会全数解放天地玄黄玲珑宝塔的威能,再集合一切低纬度领主,用以开天辟地,重塑多元对于我人类的定义,我算了一下,成功率极大,当然,若是有两位陛下加鲲鹏你的帮助,那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百的了。”

“这就是我所设想的人类革命,让人类得以安然生存在这个世界上,让人类与万族再没有本质的矛盾,让血色气运消磨干净,让这天地提前得到我的超凡职业道路……人类革命!!!”

说到这里,吴明自己也是无比动情,他想着自己从地球时代去到了洪荒大陆天庭治下,又从洪荒大陆天庭治下来到了这洪荒历时代,一路走来的艰辛,一路看到的人类悲惨,他以前也想要改变,但是这种天地都一起压迫的现状,让他感觉到了绝望,而直到银色大地时,他终于是改变了这命运的转折点。

其实银色大地一战后,吴明仔细回忆了一下那一战的细节,他最大可能得到的是不周山,绝不是这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当时这天地玄黄玲珑宝塔镇压着不周山,当时鲲鹏拿到了不周山,这塔就会遁入宇宙消失不见,除非是吴明去到了一个极高深,极强大的层次,这才可能沟动他对于天地玄黄玲珑宝塔的权限,但真到了那时,他自己说不定都可以镇压一切了。

那时,他甚至使用消耗了一个可能性,这本身就意味着他改变了未来的既定命运转折点,拿到了这天地玄黄玲珑宝塔。

而现在,他终于要改变一切了,让人类真的迎来转机,迎来和平,迎来未来……

吴明动情的看着双皇与鲲鹏道:“鲲鹏,帝俊……你们会助我吗?”

“助我完成这人类革命,革命成功时,就是吾人族加入万族之时!!!”

天皇帝俊,东皇太一,鲲鹏,三人都是动容,他们彼此都是沉默不言,但是面上也没有严厉拒绝,或者勃然大怒的神色,整个饭桌就这样沉默着,就在这时,一个衣着金色华贵服饰的雍容女神走了进来,她微笑盈盈,一言不发的坐在了帝俊身侧。

帝俊这才回过神来,给吴明介绍道:“吴明,这是我妻羲和,是凤凰一族的现任族长。”

吴明连忙见礼,羲和也是雍容微笑的回了一礼,这时,太一忽然就说道:“吴明,抛开别的恩怨不谈,就说你所提到的这个人类革命之事,说实话,如果不看你的大领主位格,光说人类革命本身,这其实是很不错的想法,也解决了我和帝俊一直以来的最大矛盾,更解决了这血色气运……但是,就是这大领主位格最为犯忌啊,若是不解决这个,我是不会同意的,这无关你我恩怨,你我恩怨以后总要做过一场,光是人类革命这事,我不会同意。”

吴明皱眉,他又看向了帝俊,帝俊这时叹了口气,他诚恳的对吴明说道:“除了大领主位格……吴明,你可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拒绝这大领主位格吗?或者说,几乎所有万族高阶圣位,都会拒绝这大领主位格,你可知道原因是什么?”

吴明依然皱眉,他想了想道:“是因为低纬度领主回归现实世界,会导致圣位的权柄下降吗?还是会让你们双皇的位格失去?”

帝俊摇头道:“说实话,若是能够解决这事,让人类和平崛起,让天地不再对人类不公,这皇级位格不要也就不要了,我真心不稀罕,真正让我们无法对此无动于衷的……是别的原因……”

吴明立刻说道:“请天皇陛下明言,我洗耳恭听。”

帝俊就对吴明说道:“这一切,还要从我去寻找弃族说起……”

“那时,我觉得万族开外的弃族本不该是这个下场,于是我暂离天皇宫,去到了洪荒大陆的外围,搜寻被万族除名的那些弃族……”

(本章完)